昨天好像做了不少夢。
星期一到三必須早起的關係,即使鬧鐘計九點,八點就醒過來了,上個廁所又爬回去睡。
大概又做了兩三個夢吧(把內容無明顯相關者切割為不同的夢)。
前面的只記得家人有出場等等,只記得最後一個。

前半段也忘了,只記得最後一幕。
似乎我們一群人要去某個地方(?),成員有媽媽和我們和其他小孩。
最後一段是,我和妹妹和一個男生(好像是系上同學……滿高大的)三人在一個房間裡,
現在想想那個房間,有鐵窗、粉紅色的磁磚地板和磁磚牆壁,似乎是公廠的廁所空曠版。

我們在那裡等著,然後媽媽拿了三件雨衣回來給我們。
沒下雨,並不是要馬上穿的,比較像是剛好購物回來就買給我們。
說是雨衣又有點像是衣服,黃色塑膠料的大雨衣,七分袖抽繩縮口(好謎),
主要是銘黃色,胸前到腰間的一圈是彩色直條紋,類似帆布的料子。

三件的直條紋都是數色混合的,顏色粉粉的很淡雅,而三件組成顏色不一樣。
夢裡媽媽說:「先試試看,顏色挑妳喜歡的。」
(只要給我們兩個,沒有要給那男生)

我和妹妹隨機拿了一件穿上,同一房內的那個男生也穿上了第三件。
妹妹似乎滿足於身上那件(夢裡沒演到),而我瞥見那名男生選的顏色我比較喜歡。
「等一下我要換他身上那件。」
一邊想著,我們把雨衣脫下了,畢竟只是試穿一下。

然後媽媽認識的另一名媽媽(很似隔壁工廠的大嬸)帶著兒子來,看來不到十歲。
聊了一下,媽媽就把原本我想要選的那件雨衣送給那個小男生。
(原本高大的男生不知道去哪了)
然後我們就被媽媽催著雨衣收一收出發。

這個夢似乎有前半段(忘了),也就是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夢裡的我就情緒潰提了。
「うぇーん媽媽把我想要的顏色送人了——」
夢裡的我大聲地哭了起來。
在這夢裡的我們肯定不是現在這個年紀,但是也已經不是會在人前哭的小孩了。
即使在夢裡,這樣哭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也是很罕見的事情。
有許就因為如此,大哭才能顯現出當時夢中的我想表達的嚴重性吧。

夢裡的媽媽最初有點吃驚,但是也只是隨便安撫一下就繼續行程。
沒有演到確切的內容,不過大概是「好啦好啦~又不是多重要的東西」之類的吧。
我們(我、妹妹、和小男生?)就跟著媽媽穿過廠房中貨物的區間。
(不是家裡的工廠,更白、更明亮寬敞一點的地方)

我走在隊伍的最後面,為了表達我的抗議沿路一直哭著。
是用手肘遮住眼睛,很典型很戲劇的哭法。
但是媽媽就無視於我的抗議,帶著大家繼續走。


到這裡我醒了。

醒來的時候臉上淌著眼淚。
(這樣想想我很少夢到自己哭,所以還滿新鮮的?)

可是醒來之後的幾秒,我忽然懂了。
忽然懂了這個夢其實表達的是潛意識裡的另外一件事,
再次回想起夢中大哭的自己和台詞,眼淚就怎麼止也止不住。

我想比較有相關的應該是夢的前半段「之前也發生過的」事情,但是我不記得了。
否則光看上面的劇情和這句台詞,沒有直接的關聯。
可是我懂的,直覺,知道這個夢宣洩的是最近的某個疙瘩。

那是這個暑假末開始意識到的事情。
以前沒有過,也許是因為這是我離開家之後難得有機會回去比較久?
也許是因為妹妹也成為住宿生,變得近了,所以進入了察覺範圍?
去年暑假都被英國給佔滿了,沒有想過這些。
高中時即使每天和媽媽相處,也無暇去感覺這些。

雖然說是「疙瘩」,不過我並不是抱持著不滿或不快的心情。
也沒有責備的意思。
第一是我覺得即使是我自己創造的角色,有所偏愛也是在所難免。
再來是其實有很大一部分只能怪自己的性格,而且也不是我故意要這樣的。
說白點這種事情根本就是註定好的,強求不來。

和其他認識的人的狀況比起來,已經算是非常好的了。
而且也不是以誰花的錢多、誰吵架得多之類的事情來衡量的。
媽媽自己都說,
生小孩一定會有所偏愛,小孩子自己也知道,只是給予的時候要儘可能公平。
承認這件事情很容易,可是還是會有點刺痛。

很妙。
如果是小學、國中時候的我,壓根兒不會想到這些事情。
那時後的我很自私(現在也沒變多少就是),只想著總之要得到資源。
只要給我足夠的資源,其他怎麼樣都可以。也想要自己一個人生活。
高中的時候忙著注意家教、補習、考試、一團亂的成績,永遠沒改進的一切。
一直以來當然都關切著自己得不到、不被允許的事情。
而不是得到了多少。

妹妹上高中時我注意的是學校、未來、自我完成。
她去台北之後對我來講很遠,高三的我也沒有閒暇去想其他的。
沒有其他的心思去想媽媽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去台北、去整理她的房間等等。

直到最近,好像我們終於住在同一個地方,回到一樣的線上。
而媽媽,我猜想她可能覺得我們都上大學已經長大了,
所以有點鬆懈,或者說,變得露骨了。
有時後會有「叮!」這樣忽然讓我有點在意,彷彿抓到把柄的瞬間。

說是鬆懈,可能也只是我想太多,希望如此,希望如此……
我也不願意講得很明白,這種東西,不希望成為影響現實的心結。
現實就當沒這回事這樣下去就好了,我並沒有埋怨什麼,只是注意到了而已。

從客觀觀點來說我根本沒有在意的資格。
在我身上投注的資源,很明顯。
和我相處產生的摩擦和辛苦,更是顯而易見,我是媽媽也想掐死這小孩。
我早兩年生,又多住家裡三年,要說那是一種補償也很合情合理。
當然我覺得不要量化、不需要說這是補償,人性本來如此,不需要什麼理由。

長大離家之後會不會後悔自己小時候那麼叛逆,沒有對父母好一點?
我只能說遺憾當然是有的,但是並不後悔。
那是我的個性,也不是我自己選擇要那樣相處的,本性使然。
而那時的我不會有現在的我的想法,是必然。

我覺得這一切真的都是註定的,努力不來。
天生註定我的人際關係、和家裡人的感情就是如此。
所以我也不會嫉妒或者不滿或批判或者特別去強求什麼,
還是好好過我自己的人生。

只不過像這樣的夢,宣洩了最近察覺到之後那種微妙的情感吧。
我也希望這真的是我想太多,不過應該不是,都多少年了,我不是那麼遲鈍的人。
說不定和我想的正好相反(苦笑),畢竟除非很細微(過敏)的部份,
不然真的不太容易抓到蛛絲馬跡……

我沒有怪罪任何人,只是既然夢到了,就表示它對我的影響已經不容忽視,
有個管道宣洩一下也是好的,以後就沒事了。
如果可以我實在不想要明講,唉。
創作者介紹

縱使行路難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