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為己者容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自己一直對於光鮮亮麗的髮廊有種恐懼感,覺得自己格格不入,只敢去家庭式的。
很多年都只有修髮尾,直到一月陪朋友在西門新亂剪剪掉了及腰長髮,才開始慢慢習慣……
(在這裡順便感謝一下當時的設計師Cindy,洗頭洗得很滿意)

最近因為天氣變熱,原本接近鮑伯頭的頭髮越來越長、越來越熱,加上想轉換心情,
就上來爬版,看到HS的B部剛好有優惠,當天下午就衝動地預約了晚上的不指定XD

不過還是要先抱怨一下:B部的無名很難找,靠著版上推文才看到資訊。
而且我想任何一個懂日文的人都會覺得帳號的kuso這字非常刺眼=皿=

會決定預約B部還有個原因,是因為目前他們只有一位女設計師XD
就是個人比較喜歡給男設計師洗頭,對時髦美麗的女設計師有種恐懼感T_T
另一方面是不喜歡被指甲抓頭皮,雖然現在比較大間的salon都訓練得滿好的。
而一人服務制感覺也比較自在。

基本上沒預算指定設計師,所以選了即使不指定也有很高機率抽到男設計師的B部XD
先後去了兩次,一次剪染一次洗。

--------------------以下正題

B部和A部其實是在同一個地方,共用一個店面,只是分成不同區。
是台電大樓對面的二樓,很寬敞明亮,店裡很溫暖。

鼓起勇氣踏進店裡,告訴櫃台的人有事先預約B部,然後被帶到位置上。
有人送飲料來、把包包拿去寄物櫃等。我坐的那排圓弧型的鏡子不靠牆,而是當作隔間般,
同時看著鏡子另一側的人和鏡子中背後的倒影,有種空間倒錯感。

幫我整理頭髮的設計師是Leo(應該沒記錯名字吧-_-)

是個親切、有點靦腆,帶有中型犬氣質的男生。

他四月才來到店裡,所以官網上也沒有他的名字。
我在店裡時也想著大概是新來的人吧,雖然有點不安不過反正也不是要弄什麼困難的頭髮,
暫且相信HS的品質管理。(據說他其實不小了?)

弄頭髮的過程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好提的……(腦袋空白)

 

首先Leo仔細地和我說明了價位和優惠,還有分析要剪什麼樣子、染什麼顏色。
對於他說明的姿態很有好感,很親切平實,不會高姿態或咄咄逼人。
我的要求:怕熱,要剪短一點。髮色要比之前的紅,但不要太高調。
但是因為我有自然捲,所以層次不能打太高,否則很難整理,而且要修飾我的胖臉。

決定了之後就開始染了。

顏色是調成色卡上兩種顏色的中間色,因為一個太紅一個太深。
我很喜歡染好之後的顏色,在陽光下是紫紅色,室內則是深咖啡色。

染髮前先上了保護頭皮的東西。
雖然我之前只染過一次,沒有什麼樣本可以參照,不過我覺得HS用的染髮劑不錯,
沒有刺鼻的味道,也沒有什麼刺痛感,回家後只有微微的香味。

我:「先染再剪不會很浪費嗎?」(剪掉了很多耶)
Leo:「沒有關係。」

染完之後就是洗頭,這個留待第二次去的感想時再敘。

剪髮,雖然只是個簡單的短妹妹頭(?),花費的時間可能比染髮還久XD

開始染之前他要拿雜誌給我看,因為發現我對週刊興趣缺缺,還特地換了別的雜誌。
讓我覺得有點抱歉,因為我在租書店打工,所以那些時尚雜誌我都看過了orz
(而且我沒戴眼鏡……)
另外店裡還提供餅乾點心,但是我吃飽了才去的所以沒動。
個人希望他們的飲料可以更冰一點。

從他仔細地分成無數小束上染劑開始,直到一步一步、一綹一綹地修頭髮時,
我不禁開始懷疑:
①此人是新人,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②或此人有完美主義,決不妥協。
③現在的專業設計師都是這樣,我孤陋寡聞。

總之,染髮、洗髮、剪髮,總共耗時兩個半小時,是個滿舒適的過程。
Leo做事情很仔細,我因為沒有什麼話題好講,大部分時間只是靜靜看著他剪。
雖然沒戴眼鏡所以不是很清楚,不過我覺得他真的很專注,甚至有點享受那個過程。

由於沒有打算要變髮成什麼樣子,只想剪短,剛完成時也沒特別驚豔,
不過過了一兩天開始覺得差不多是我想要的樣子了,比較接近圓形的短妹妹頭。
(只是我覺得後面有點剪得太齊,我其實不那麼喜歡鮑伯型的頭)
我喜歡後頭部層次的立體觸感。
而且這次的髮型看起來柔順多了,即使我的自然捲相當冥頑不靈……

有個小小的瑕疵是剪完之後沒有拂拭黏在我臉上的少許碎髮,可能因為沒剪瀏海?
還有我剪完時已經接近關店,所以一群設計師坐在後面開會(?),讓我有點不自在。

-------後續

因為已經沒有預算添購護色洗法乳了,想說好歹維持一下,
於是11日染髮時也一併預約了14日的洗髮,一樣是Leo負責。

等了三天終於可以洗頭啦……
我頗喜歡他們的熱毛巾熱敷,也喜歡洗頭的方式。
Leo好像傾向使用比較涼的水。另外感覺他們的水不太容易控制溫度?不太穩定。

這次吹乾後Leo看了一下,又稍微拿出剪刀修了一下瀏海和後面。
雖然在心中吐嘈如果我沒預約這次洗髮,三天前沒修好的地方不就一直留著,
不過還是對他負責的態度予以肯定。

然後這次用了電棒把頭髮弄順。他說之前本來想弄但是剛染完怕太傷頭髮。
一樣是一小束一小束,很有耐心地慢慢拉直,花了很多功夫整理外型和瀏海。

我「回去之後覺得這髮型有點像孕婦,很多孕婦剪這個頭,只是她們不能染。」
Leo「不過他們不會剪這麼高層次」

我「這樣我都捨不得夾瀏海了,平常不習慣有東西擋住視線,都夾著」
(比了個夾的手勢)
Leo「不行!在這裡我不允許( ・`ω・´)……不過你回家我就看不到了orz」
(看來他很執著於那個梳了很久的瀏海)

結束時一樣是設計師親自送客人到門口。

這次洗髮讓我覺得之前的懷疑,答案應該是②此人有點完美主義傾向,
就好像給完美主義者的牙醫看牙一樣(什麼譬喻),是一種令人安心的過程,感覺很好。

總之,雖然我對弄頭髮不怎麼專業,也沒啥經驗,無從判斷其技術。
但是Leo的耐心和細心讓人覺得很愉快,頗適合像我這種為了放鬆心情上salon的人:)

 

照片……
很遺憾沒有Before,因為我討厭照相,根本沒啥相片。
Before就是更長更雜一點,快要到肩膀,顏色是深棕色。

被我PS得亂七八糟,除了模糊部份之外,並無修正。因為我左手很殘,所以只有右手拍的角度orz
看起來很厚,其實摸起來滿清爽的,剪了很多,只是我天生頭髮多。
實在是拍得太爛,我覺得實際照鏡子比拍起來好看很多囧

 DSCF8077.JPG

DSCF8076.JPG  

DSCF8081.JPG

DSCF8097.JPG

 DSCF8158.JPG 

DSCF8152.JPG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yoyo先去穿了,然後被約去穿。
但是考慮到下週五要回家去,太晚穿有點麻煩,
所以前天打算先去穿,但是店長有事情不在所以又預約今天。
前天先買了一副珍珠耳環(純銀針),不過要下週才能換戴~

店家是學校附近的赤軍。銀飾連鎖店。
兩耳耳垂150元,藥膏50元(感覺買了沒啥用)。
銀耳環大概是60元起,很便宜-.-
為啥在網路上或銀樓的飾品都那麼貴呢?(金的真的好貴,好想要QQ)

一旦決定之後緊張感反而消失了,反而有點期待,到了今天下午。
圍起圍巾換好衣服,戴上髮帶(用來把瀏海往後整理起來)夾起頭髮,出發!
去到店裡才開始緊張,尤其小姐拿椅子請我坐下後XD

還滿正式的,店裡小姐先告訴我分店的編號和她的名字讓我知道。
然後幫我消毒,再用筆作記號,讓我確認一下位置。
不久店長來了,拿出耳洞槍放在桌上。

緊張感↑↑↑

店長也拿出名片,告訴我他的名字,表示負責。
他們問我要選哪種針,有醫療鋼針和矽膠針兩種,矽膠應該是防金屬過敏。
鋼針沒有任何裝飾像釘子一樣,矽膠針是半透明的有小水晶裝飾。
我問小姐兩種打起來有沒有比較痛或其他不同,她說沒有。
當我猶豫時她就說來啦選個有水鑽的啦~就幫我選了粉紅色水鑽的矽膠針。

看到針的時候應該是緊張感最頂峰吧!!!

店長就說不會啦,只有一下子而已。(意思就是會痛嘛!)
小姐說其實說沒感覺的客人還不少,我大概不屬於那群。

我是有兩粒耳珠,很厚……厚度大概有6~7mm吧。
店長說耳垂厚度和痛不痛無關的。
另外我兩耳角度不一樣,左耳比較招風,所以到時戴耳環右邊會較不明顯。
這是小時候睡覺都壓一耳造成的囧,不過帶垂墜的應該就沒太大差別。

於是耳槍上膛,對準,店長:「深呼吸~」
(雖然很緊張但是怕打歪所以要克制自己不能動)
就這樣啪!打下右耳。

店長:「怎麼樣?還可以忍耐吧?」
我:「痛……呃,嗯還可以……」
深呼吸~~霹!又打了左耳,就這樣完成。

………………
………………………
比我想像中還痛啊orz
打完後溫熱的痛感會持續一段時間,有點想哭的感覺XD
不過那和痛到想哭不太一樣,和緊張感、放心感、驚嚇(?)有關吧。
不管痛不痛那瞬間總會有種衝擊感。

不過說痛,也不是會讓人叫出聲或者後悔不打的程度啦,只是說不痛是騙人的XD
應該沒有比被美工刀或紙張割到手痛(訂書機釘到手超痛……),或者說,
感覺不太一樣,沒有那麼銳利。
不過很奇怪打耳洞或抽血總有種催淚感。(被刀割卻完全不會想哭,怪哉)
打完後耳垂會稍微腫脹,也許就是這種感覺和哭時眼睛發熱的感覺很像吧?

確實和「被橡皮筋彈到」滿像的(原理類似咩),可是也沒有那麼刺。
可以想像比較粗的橡皮筋這樣,力道稍重但是沒那麼痛。
而因為針穿進去了所以起初會有一點異物感的痛,很快就退。
不過我兩耳不太一樣,右耳比較鈍,左耳就比較刺,類似橡皮筋。
後來這個情況也持續下去,右耳的痛感退得比較快,左耳持續痛著。

當然這是我的情況啦~同一個人的兩耳尚且不同,何況不同人呢?
以我的觀點比拔智齒還痛多啦!(拔智齒時連麻藥退了都完全無感囧)

付了錢買了藥膏之後,為了轉移注意力,前往附近藥局買消毒用的酒精棉片。
夜風冷冷地吹著,耳洞有種塗了綠油精般涼涼的感覺。
買了酒精棉片和最細的棉花棒。(20元和5元,好便宜囧)
剛穿完走在路上都怕耳垂不小心被碰到、扯到之類的,
後來想想……一般生活中耳垂好像幾乎不會有被碰到的時候吧!?

回來之後煮飯。
過了大概半小時痛感就退得差不多了,不過還是有感覺(心理作用?)。
大概再過一小時就無感了。
但由於害怕,所以也不敢碰耳朵,洗澡脫衣服的時候都很緊張XD
頭髮昨天先洗了,今天先不用。

洗完澡用面紙先吸乾水份,
發現要吸到後面固定耳針的東西(那叫啥來著)和肉之間好難!
前面還好,可以稍微把耳針往前推,就可以看到耳洞了。
酒精碰到傷口有點刺刺的。至於藥膏,真的沒啥用,因為很難擦到傷口囧
用棉花棒馬馬虎虎塗了一下。

看到注意事項有寫要轉轉耳針以免沾粘,雖然看起來就很痛的樣子!還是試了。
右耳完全沒問題,慢慢轉,無滯礙,耳針可以任意推前後等,無痛感。
左耳就不太能轉……
與其說是痛而不能轉,不如說因為不能轉而痛(!?)的感覺。
可能是左邊耳垂比較厚,夾得緊,又或者是角度或慣用手的關係吧。
卡卡的,轉到一半會有微痛和阻力,不過那痛感完全不足為懼,只是難轉囧
調整了鬆緊還是不容易哪……努力加油吧orz

現在就希望不要有發炎或金屬過敏之類,好好復原囉,過3~6天回去店裡換針。
看來以後敗家的罪名又要添一筆了……

以上是穿耳洞的紀錄,天呀好長XDDDD

唯一麻煩的就是……我發現戴耳機會壓到耳針啊!!!!!!!
從來沒想到過這個問題,幸好這是可調整的小耳罩可以稍微調高一點orz
(雖然耳機轉軸斷了但是高度還是可以調的。至於耳機慘狀請見日記上上篇)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又落枕了,大概買了這個包之後金錢壓力也來了(自作自受)結果被身體警告orz
(一旦壓力大就很容易落枕或者睡覺咬舌頭的詭異體質)
沒辦法,在下週一要考超難聲韻學+今天早上爬不起來沒去上聲韻學(囧)
+週二週四要去上很緊湊的英文+週一週五晚上要去華文會補課+週一晚上瑜伽有氧因此無法去
+下週一要交文藝營的海報(文案內容居然還沒出來是要我畫啥)……的狀況下快要爆炸了。

脖子現在右後方非常痛不能往右偏頭,連背包包或點頭也超痛|||||orz

先不說這個,先來講昨天買的包包吧!
之前的帆布包(部份真皮)是買床單被子組等等送的,雖然不怎樣,但很耐操。
用了兩年多之後我再也受不了了,所以想要換一個包包……
BesideU00.JPG

其實我在日本樂天、台灣樂天、淘寶、台灣各大網路購物等等已經逛了約五個月,
看了幾萬個包包卻一直沒有辦法看到滿意的囧(不然就是太貴)

所以我放棄了,決定要買一個簡單的防水耐操尼龍包就好orz
(夢想中的是橘黃亮焦糖色的手工真皮包,好看和實用真難兼具)

這時候我偶然得知有個叫BESIDE-U的評價尼龍包專櫃,英國品牌,剛登台不久。
看了一下官網感覺還OK(雖然資訊很少),台灣只有某SOGO和誠品武昌有專櫃,
昨天一時興起就去看了,剛好遇到誠品週年慶打8折,於是就買了。

折後大約21XX元。
櫃姐說他們櫃單價已經很低了不給我去零頭。(也是啦,價格只有附近幾櫃的一半吧XD)

BesideU01.JPG
BesideU02.JPG

很大的一個袋子XD
LOGO還滿有意思的,這是一個華裔設計師在倫敦創立的品牌,以倫敦地鐵為靈感來源。
特徵是防潑水尼龍布、多夾層設計,適合在陰雨的倫敦行走的都市人。
(某種意義上也是適合陰雨的台北)


那麼接下來就是內容囉!請不要太期待因為它真的很普通- -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