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惆悵徘徊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好像做了不少夢。
星期一到三必須早起的關係,即使鬧鐘計九點,八點就醒過來了,上個廁所又爬回去睡。
大概又做了兩三個夢吧(把內容無明顯相關者切割為不同的夢)。
前面的只記得家人有出場等等,只記得最後一個。

前半段也忘了,只記得最後一幕。
似乎我們一群人要去某個地方(?),成員有媽媽和我們和其他小孩。
最後一段是,我和妹妹和一個男生(好像是系上同學……滿高大的)三人在一個房間裡,
現在想想那個房間,有鐵窗、粉紅色的磁磚地板和磁磚牆壁,似乎是公廠的廁所空曠版。

我們在那裡等著,然後媽媽拿了三件雨衣回來給我們。
沒下雨,並不是要馬上穿的,比較像是剛好購物回來就買給我們。
說是雨衣又有點像是衣服,黃色塑膠料的大雨衣,七分袖抽繩縮口(好謎),
主要是銘黃色,胸前到腰間的一圈是彩色直條紋,類似帆布的料子。

三件的直條紋都是數色混合的,顏色粉粉的很淡雅,而三件組成顏色不一樣。
夢裡媽媽說:「先試試看,顏色挑妳喜歡的。」
(只要給我們兩個,沒有要給那男生)

我和妹妹隨機拿了一件穿上,同一房內的那個男生也穿上了第三件。
妹妹似乎滿足於身上那件(夢裡沒演到),而我瞥見那名男生選的顏色我比較喜歡。
「等一下我要換他身上那件。」
一邊想著,我們把雨衣脫下了,畢竟只是試穿一下。

然後媽媽認識的另一名媽媽(很似隔壁工廠的大嬸)帶著兒子來,看來不到十歲。
聊了一下,媽媽就把原本我想要選的那件雨衣送給那個小男生。
(原本高大的男生不知道去哪了)
然後我們就被媽媽催著雨衣收一收出發。

這個夢似乎有前半段(忘了),也就是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夢裡的我就情緒潰提了。
「うぇーん媽媽把我想要的顏色送人了——」
夢裡的我大聲地哭了起來。
在這夢裡的我們肯定不是現在這個年紀,但是也已經不是會在人前哭的小孩了。
即使在夢裡,這樣哭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也是很罕見的事情。
有許就因為如此,大哭才能顯現出當時夢中的我想表達的嚴重性吧。

夢裡的媽媽最初有點吃驚,但是也只是隨便安撫一下就繼續行程。
沒有演到確切的內容,不過大概是「好啦好啦~又不是多重要的東西」之類的吧。
我們(我、妹妹、和小男生?)就跟著媽媽穿過廠房中貨物的區間。
(不是家裡的工廠,更白、更明亮寬敞一點的地方)

我走在隊伍的最後面,為了表達我的抗議沿路一直哭著。
是用手肘遮住眼睛,很典型很戲劇的哭法。
但是媽媽就無視於我的抗議,帶著大家繼續走。


到這裡我醒了。

醒來的時候臉上淌著眼淚。
(這樣想想我很少夢到自己哭,所以還滿新鮮的?)

可是醒來之後的幾秒,我忽然懂了。
忽然懂了這個夢其實表達的是潛意識裡的另外一件事,
再次回想起夢中大哭的自己和台詞,眼淚就怎麼止也止不住。

我想比較有相關的應該是夢的前半段「之前也發生過的」事情,但是我不記得了。
否則光看上面的劇情和這句台詞,沒有直接的關聯。
可是我懂的,直覺,知道這個夢宣洩的是最近的某個疙瘩。

那是這個暑假末開始意識到的事情。
以前沒有過,也許是因為這是我離開家之後難得有機會回去比較久?
也許是因為妹妹也成為住宿生,變得近了,所以進入了察覺範圍?
去年暑假都被英國給佔滿了,沒有想過這些。
高中時即使每天和媽媽相處,也無暇去感覺這些。

雖然說是「疙瘩」,不過我並不是抱持著不滿或不快的心情。
也沒有責備的意思。
第一是我覺得即使是我自己創造的角色,有所偏愛也是在所難免。
再來是其實有很大一部分只能怪自己的性格,而且也不是我故意要這樣的。
說白點這種事情根本就是註定好的,強求不來。

和其他認識的人的狀況比起來,已經算是非常好的了。
而且也不是以誰花的錢多、誰吵架得多之類的事情來衡量的。
媽媽自己都說,
生小孩一定會有所偏愛,小孩子自己也知道,只是給予的時候要儘可能公平。
承認這件事情很容易,可是還是會有點刺痛。

很妙。
如果是小學、國中時候的我,壓根兒不會想到這些事情。
那時後的我很自私(現在也沒變多少就是),只想著總之要得到資源。
只要給我足夠的資源,其他怎麼樣都可以。也想要自己一個人生活。
高中的時候忙著注意家教、補習、考試、一團亂的成績,永遠沒改進的一切。
一直以來當然都關切著自己得不到、不被允許的事情。
而不是得到了多少。

妹妹上高中時我注意的是學校、未來、自我完成。
她去台北之後對我來講很遠,高三的我也沒有閒暇去想其他的。
沒有其他的心思去想媽媽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去台北、去整理她的房間等等。

直到最近,好像我們終於住在同一個地方,回到一樣的線上。
而媽媽,我猜想她可能覺得我們都上大學已經長大了,
所以有點鬆懈,或者說,變得露骨了。
有時後會有「叮!」這樣忽然讓我有點在意,彷彿抓到把柄的瞬間。

說是鬆懈,可能也只是我想太多,希望如此,希望如此……
我也不願意講得很明白,這種東西,不希望成為影響現實的心結。
現實就當沒這回事這樣下去就好了,我並沒有埋怨什麼,只是注意到了而已。

從客觀觀點來說我根本沒有在意的資格。
在我身上投注的資源,很明顯。
和我相處產生的摩擦和辛苦,更是顯而易見,我是媽媽也想掐死這小孩。
我早兩年生,又多住家裡三年,要說那是一種補償也很合情合理。
當然我覺得不要量化、不需要說這是補償,人性本來如此,不需要什麼理由。

長大離家之後會不會後悔自己小時候那麼叛逆,沒有對父母好一點?
我只能說遺憾當然是有的,但是並不後悔。
那是我的個性,也不是我自己選擇要那樣相處的,本性使然。
而那時的我不會有現在的我的想法,是必然。

我覺得這一切真的都是註定的,努力不來。
天生註定我的人際關係、和家裡人的感情就是如此。
所以我也不會嫉妒或者不滿或批判或者特別去強求什麼,
還是好好過我自己的人生。

只不過像這樣的夢,宣洩了最近察覺到之後那種微妙的情感吧。
我也希望這真的是我想太多,不過應該不是,都多少年了,我不是那麼遲鈍的人。
說不定和我想的正好相反(苦笑),畢竟除非很細微(過敏)的部份,
不然真的不太容易抓到蛛絲馬跡……

我沒有怪罪任何人,只是既然夢到了,就表示它對我的影響已經不容忽視,
有個管道宣洩一下也是好的,以後就沒事了。
如果可以我實在不想要明講,唉。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中午去對面買午餐時偶然再地下道遇到了之前英會話的老師。
他看到我停下來,我才注意到是他,對他笑笑。

他問我"What happened to you? You disappeared!"
因為我上期最後幾次沒有去上課,這期又沒報到。

一時間引起我很深的罪惡感orz
那時後有一堂確實是因為隔天是鵑節所以就沒去,然後又放掉春假,
本來第一周是因為睡過頭就沒去,然後鵑節,倒數第二周春假,
結果後來兩次因為偷懶和不知道怎麼解釋連續蹺課原因就都沒去直到上期結束。
續報這期也因為額滿沒有報名到orz
對他來講我確實是最後一個月就這樣消失了囧

"Too busy?"
"Uh...no, I forget..."
"Forget to class?"
"No,no,no..."

不過一時我不知道要怎麼用英文說「我本來要報沒報到」T_______T

他又問我真的沒有怎麼了嗎,
我"Nothing."
他"Oh, okay."然後就走了。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不是因為有什麼事情想隱瞞所以才回答Nothing的啊~~~~
是真的沒有任何原因就沒去上課啊~~~

我如果跟著回答「太忙了」不就好了嗎~~~~~
然後我至少可以慢慢想怎麼說沒報到orz
我不是討厭你或不信任你啊啊Brain~~~
最後他聽起來很失望= =|||


我被罪惡感所包圍啊,因為感覺他真的很認真問我QQ
而且我也很捨不得啊,畢竟是我上過的英文老師中我最喜歡的T_T
可是下一期應該是開學後了,那時候我應該要去上IELTS了囧
就這樣不再上到他的課,還留下這個疙瘩讓我覺得好痛苦orz

以上,今天的懺悔。
以後有機會還是想去上就是了,今年先以IELTS和日檢為重吧。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好痛。
從來沒有這麼不爽過……每天都是煎熬啊……

果然不能吃芭樂orz
A害喔……可是便宜又好吃熱量又低QQ

昨天買了柿子一盒10個99元,很好吃w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掛號費100,加上治療和藥花了三百多,噢~
我這個月已經窮到異常程度了還這樣搞orz
加上最近開始注意身體健康,每天會吃一兩次水果,
問題水果真是天殺的貴……救命啊囧||||

我已經活到一天150的狀態了沒有錢注意健康啦orz
(唯一的方法就是少喝飲料改喝自己泡的菊花茶等等,省錢又健康)

其實我滿想去掛減肥門診的耶。
可是看坊間價錢都收五位數,實在不敢去看= =|||||
應該會先作一堆檢查蝦密的吧,然後給食譜什麼的。
我是很想去上營養課和食譜,但是我不想參加減肥班,沒那個時間。
雖然說就算有食譜我還是得外食啊……
不知道醫院的如何呢> <<br />
好久沒去醫院了,醫院的空氣總是給人一種一進去就會被傳染的感覺。
學校因為在新店線,所以我的活動範圍像購物什麼的也都以這一帶為主,
台大醫院聽說掛號要460而且感覺就很難掛還是算了。

本來想去慈濟醫院的,聽說很新(才蓋好四年)而且很親切,
不過想要掛的醫生已經調到花蓮去了,後來選擇去天主教耕莘醫院。
看那個院名雖然有點抵抗,不過實際上感覺還不錯。
從捷運七張站(我常去那邊的家樂福B&Q)有免費接駁車可以坐。

因為太少生病(好像從小學二年級之後就沒去過大醫院看病了),
也是第一次自己去看,對醫院的系統不太清楚,這次終於明白了些。

醫生口碑大概滿好,我昨晚網路先掛號掛到40號,從早上10點到達一直等到12點多。
太早去了,複診3X號我看等開始看診兩小時後再去好了= =
十天後要複診,希望會好,聽說手術超痛我不想做~"~

不過今天的治療過程還滿讓人軟腳的,檢查完覺得沒力氣站起來orz
不會很痛但是……不蘇湖,輝常不蘇湖(身體和心理上)= =
還小挨了一針,不痛,酸了一瞬間而已。(雖然我聽到他說要注射時頗為慌亂<囧>)

醫生感覺超忙。也對,掛到我的時候他大概又餓又累,
而且我猜他每天看的病人有90%以上都是同一種毛病,輕重不同而已吧。
我應該屬於中度偏輕?還好還好。
住宿舍在療養上有滿多不方便的地方就是了……

希望不要再進一步啦。
不然我未來結婚準備懷孕之前真的要去開刀,恐怖= =
(應該是開定了,除非我是自然產超順也不用會陰切開的那種幸運的人)
要開也要找個長假休養+有人可以打理我的食物起居。
目前是沒有那摸嚴重啦。

至於什麼病?標題都寫給你看了,一般來講放著不管也不會死人……
年輕就這樣還滿讓人絕望的,不過實際上好像也還好。
今天看到一個女生由男友陪同來看病,她那是舉步維艱啊……
因為會造成心理壓力,再加上我擔心會不會萬一是癌症所以還是去看了。
(但是癌症應該有的症狀我都沒有,自己嚇自己)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前宿舍辦入住的時候有一欄要填「三個最常聯絡的朋友電話」,
大概是緊急用途吧。
發現自己一個也想不出來……(即使硬要填也不知道電話,沒帶手機)


想起高中的時候老師說的:「酒肉朋友比較長久。」

說得也是,我也想要有幾個酒肉朋友啊。
可以一起去玩、一起上餐廳吃飯(一個人很難去餐廳= =),
不會互相拖累,不會干擾各自生活,「有福同享」的朋友。

不是我不願意「有難同當」,而是正好相反,一直以來,
我都是扮演傾聽(吐嘈?)卻一再地感到無能為力的角色。
我不曉得是否有給他人帶來困擾過,也許有吧,
但是在自己理性能控制的範圍內,我是個盡可能不影響別人的人。

畢竟自己的情緒問題,別人沒有義務解決,即使是朋友。
當然這也和我喜歡自己來,不喜歡老是麻煩別人、欠人情的高傲個性有關吧。

從小學以來我幾乎都是一個傾聽的人,
因為我不喜歡小圈圈,也不會排擠同學,也盡可能不讓自己被排擠。
是沒有,但是啊,也幾乎無法和其他人成為朋友。

君子之交淡如水,果然是不行的吧。
可是我很不喜歡那種依賴性太重的朋友,什麼煩惱都要傾訴,
什麼事情都要一起……等等。
跟我自己習慣獨來獨往有關係吧……要找到個性、喜好相同的人也很難。

班上也好,系上也好,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大家可以自然而然成為朋友……
莫名其妙就有很多團人感情很好,甚至系對都出現了。
我也只是普通地聊天啊什麼的啊……

當然,我自己光是在講話這點就有很多缺點,我也曉得……
唉……

我真的不曉得耶,酒肉朋友那麼難找嗎?

我不期待有能夠一起談論學術話題、心理話題、情感話題的朋友,
甚至不需要是同好(當然是的話最好),
我個人的情感抒發,在網路上也就已經足夠……

真心一起享樂、一起聊天,沒有多餘黏膩關係的朋友,真的不存在嗎?

或者說,
我有那麼討人厭、難相處嗎囧?


不過,
即使是非常熟的人,明知道我不喜歡某些事情還要故意要犯的,我會更生氣就是了。
我絕對是認為「再熟也要有禮儀防線」的人,
某些堅持,即使是很親的人我也絕對不會退讓。(親人除外)

我很慷慨,大多時候也不計較付出多寡,
可是親朋友明算帳,不是熟了就什麼都可以原諒。
友情畢竟也只是一種供需關係。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年、去年……今年……又開始了嗎?
殺戮之秋……
從農曆七月開始到冬天,又要開始了嗎……

為什麼明明天下有那麼多怨偶,卻偏偏總要去拆散相愛的夫妻?
為什麼有那麼多努力發光、盡心讓大家快樂的年輕人要和病魔搏鬥……

前年兩起CV相關,去年三起現實噩耗,今年……又開始聽到讓人難過的消息了……
能不能適可而止啊!





可惜,會適可而止的話就不是現在這個世界了。
神様の悪趣味啊……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敏感話題,請勿對號入座。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年我聽到的第三起。
媽媽不要難過。

……古人云秋之氣為殺,良有以也。

Rest in peace, 一路好走。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