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禁想起某位作家說的:「過去的傷痕並不會成為記憶。」

雖然因為某些事情陷入了幾天的低潮,不過這次沒有低潮文。
據約翰葛瑞的理論,女人的低潮屬於週期性的,並且通常都是跌到谷底之後回升。

我似乎是屬於這種。
本來打算再打一篇的,因為經過了大概50小時徹夜難眠,
不斷的自省,自責,思考著,強迫自己不能去逃避自己造成的壓力。
只能讓自己沉浸在遊戲中,但是壓力還是不時浮上來。

以往都是用長長的自我厭惡文或解嘲文來讓自己輕鬆一點,
不過……這次不是很想提起事情的始末,為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恥……
因為仔細想想就明白了是自己的錯誤,也不必發洩影響別人。
反正每次都是那幾個問題縈繞不去,從以前到現在都是。

現在偶爾還會想起以前的白目發言,還有往往得罪自己敬愛的人的黑歷史。
(小狀況不間斷,而大的狀況平均一年發生個一兩次)
也許我心中有個說話衝動、揮之不去的小白吧,常常會這樣,
常常,現實中也是,在發言之後才忽然感到自己罪不可恕。

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把自己的人際溝通弄得好一點……
從小到大都掌握不住,為了自身的定位感到茫然。

但是努力一定會有進步的,除非一直不被點破,
否則只要在自己有意識的狀況下一定會慢慢學會一些新的東西,
雖然對我這樣的性格來說,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可是我知道未來我會感謝的。

我的心中有一個充滿恨的小孩,我的思想有一半非常負面。
這些年來的衝突、傷害(說起來對那些被我傷害的人很抱歉),
慢慢地已經讓我能掌控這個黑暗面的七成左右,甚至用在一些好的地方。

遇到挫折時,黑暗思考能讓自己一瞬間輕鬆起來,有點像嗑藥。
可是長久以來不是辦法,我不願意再像小時候那樣,整天沉浸在黑暗思想裡面,
用扭曲的思想去批判扭曲的世界,只會讓自己離幸福越來越遠。

何況我也清楚自己並沒有所謂客觀的批判力,連分析、論述、理解都零零落落orz
強迫自己在讓人輾轉難眠的自我譴責中翻滾掙扎,甚至影響日常生活,
是一個很痛苦的決定,因為壓力會瞬間膨脹到難以忍耐的程度,
這些壓力的來源,就是自我期許、自尊、自我認同……以及別人的認同。

面對這些東西,等於是要重新檢視自己、批判自己、否定自己,
對於一向仰賴自信和光環生存的,這個可嘆的我來講,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即使是可以逃避的時候,想放給他爛的時候,都必須強迫自己面對,直到解決。
(有點像上廁所時把馬桶弄得很髒,要強迫自己刷乾淨不能逃)

這很矛盾……因為我其實是很害怕面對其他人的,
即使是去一家沒去過的餐廳點東西吃,都足以讓我躊躇不前,
同學們早在我和他們說話前就各自形成了朋友圈,我再一次地孤立。
只能仰賴自己生存時,回頭來摧毀自己的自信,讓我極度想要逃避,
逃避到那個充滿叛逆、黑暗、嘲諷又憤世嫉俗的人格裡去。

違背自己的良心,去批判讓我難過的受害者,藉此讓自己感到舒緩,
或者惺惺作態,長袖善舞,這不是我願意做的事情……
違背自己的良心,耍任性、冷戰、甚至做壞事,讓自己有扭曲的復仇感,
這樣的事情,我無論如何都辦不到。

我的心智成熟得很緩慢,我常常因此感到心急、驚慌、欽羨、嫉妒……
越是這樣,越容易失去對自己和情況的掌控,越容易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
但至少我現在是有意識地思考了,雖然不知道未來會變成怎樣。
還是抱持著希望……即使我可能永遠無法成為我想成為的那種人……
但至少盡可能不要讓自己成為最不想成為的那種樣子。



暫時痛苦而逃避了兩天,不讓自己接觸網路。
幸好,最後沒有收的太難看,我個人而言對這個結尾算是滿意的。
雖然它依然緊緊揪著我的心。

至少……得到了很珍貴的禮物。
不是為了攻擊,不是冷言譏諷或主觀批判,不是只為了讓我難過、難堪的文字。

這個年代,能夠說出不同於其他人的道理,看出事物另一個面向的人,實在太少了。
率真而客觀的人也太少了,身邊的朋友竟沒有幾人能夠「忍心」做一面明鏡,
也許礙於兩人的關係不能開口,或流於主觀,更多的是本身也不具有這樣的能力。

只要是能讓我感到疼痛的話語,我都會小心收藏起來。
雖然不曉得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夠有所進步,但能夠讀到,就是一種機緣的幸運。
創作者介紹

縱使行路難

fora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oyo8089
  • O^Q 原來我~什麼都不知道
  • 除了當事人之外應該沒人知道啦,我也不會說= =

    forashe 於 2008/01/29 22:30 回覆

  • 悄悄話